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企业文化 企业文化

王艺:又念稻香

发布时间:2023-11-30 阅读量:1864
       十月,稻子熟了。
       小时候,我吃的都是外婆种的大米。我的外婆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她种的蔬菜、粮食并不是拿出去卖,而是种给我们吃。总是说,外婆年纪大了,劝她不要干活,可她总是乐呵呵的说:“我这一辈子呀,大半时间都在田里度过,我现在还走得动,还能种上几年的田,再说了,你们吃自家的,我放心。”大家都去劝过外婆,也总是说“要是这样累坏了怎么办呢”。但我外婆可是出了名的固执,她要做的事十头牛都动摇不了。
       夏日炎炎,树上的知了也因受不了这炎热而“抗议”呢。我拎着水壶,扛着小锄头,跟外婆去插秧。过去的盐场都是盐滩,没有田地,所以能够跟着外婆下地,我是非常新奇又异常兴奋,我蹦哒着走在水田中央,卷起裤管,挽看高高的袖子,准备大干一场。外婆见了我这兴奋劲,直拍大腿:“小祖宗,给我回来!”我只好乖乖就擒,被“拎”上了岸,待外婆给我戴上遮阳帽,披好塑料雨衣,我再一次“闯”进了泥潭。说是去插秧,其实是去捣乱,我狠狠的从田里抠起一块泥巴,砸在已经插好的秧苗上。外婆看了看我,念叨一句:“你个小鬼,就知道帮倒忙!说完又去救援那株被我”打倒”的秧苗儿。就这样,外公外婆一边插秧,一边看着一个身上全是泥巴的小丑在表演独角戏。
       再到外婆家时已经到了十月份。稻子成熟了,外婆已经收割好了稻子,我们又吃上了新的大米。我细细咀嚼着大米,竟然越嚼越香,我明白了这是稻花被烈日烘烤后煎灼的香味,这是汗水的味道,这是亲情的味道。
       如今外婆已经去世了,我也吃惯了盐田里种出的盐田玉大米,口感虽好,却再也没有亲情的味道
       又是一年的十月,稻子熟了,大新农场的农田里,收割机在忙碌的作业,条田工的脸上扬起丰收的喜悦,我站在金黄的稻田边,依稀闻到了稻花亲情悠悠稻花香。(王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