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资讯中心 行业资讯

传统产业改造升级也能发展新质生产力

发布时间:2024-06-17 阅读量:324

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“要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这个首要任务,因地制宜发展新质生产力”“发展新质生产力不是忽视、放弃传统产业,要防止一哄而上、泡沫化,也不要搞一种模式”。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质生产力的重要论述,为我们认识和把握新质生产力提供了根本遵循。

在新质生产力布局中,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是重要内容之一。发展新质生产力不是忽视、放弃传统产业。传统产业是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基底。我国传统产业体量大,在制造业中占比超过80%。可以说,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直接关乎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全局。

如今,随着各地加快推动化工、钢铁、有色等传统产业转型升级,传统制造业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绿色化发展水平逐步提升,新质生产力在传统产业中迸发的势能正日益澎湃。

创新引领,产业升级

6月6日,河钢集团邯钢新区全线投产。“邯钢新区项目是河钢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‘坚决去、主动调、加快转’重要指示精神,坚决落实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,推动钢铁产业布局调整,引领行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和示范工程。”河钢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于勇表示,邯钢新区将协同邯钢本部,重点研发超宽超厚超高强高级别调质耐磨钢和高强钢,打造中国北方区域高强钢和耐磨钢高端产品生产基地;推进以5G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钢铁产业深度“融合”,打造智能制造钢厂;积极构建绿色循环链,加快创建环保绩效A级企业。

河钢的转型升级是河北众多钢铁企业主动向“上”、向“新”、向“绿”发展的缩影。近年来,河北以壮士断腕的决心,坚定不移去产能、调结构、转动能,努力建设世界一流的精品钢生产基地,全力推进钢铁产业高质量发展。截至目前,全省钢铁冶炼企业从123家整合为39家,实现了由“遍地开花、零星分散”到“沿海临港、精品发展”的转变,钢铁产业布局持续优化。如今,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绿色化也日益成为河北钢铁企业的“新标签”。

在位于江西省鹰潭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,有这样一家“创新味儿很浓”的企业。“从一家铜材粗加工厂起步,通过积极转型,每年研发投入占营收的9%,还建起了5G+智能工厂,推动产品不断迈向高端化。2023年,企业营收超过10亿元。”——这是江西鑫铂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交出的“成绩单”。

江西立足传统产业门类多、体量大、占工业比重超六成的实际,聚焦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绿色化发展方向,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、提质增效,奋力让传统产业焕发新的生机活力。

数字赋能,智慧生产

再将目光投向云南。

迪庆普朗数字化铜矿采选项目建成了井下无人驾驶运输系统、国内最长的30公里尾矿高浓度超长管线输送系统;驰宏锌锗年产15万吨锌智能生产系统及应用示范生产线,为国内大型锌电解自动化成套系统首创,被列入国家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与新模式应用项目名单;云铜集团、云铝股份、华联锌铟、易门铜业、滇中有色入选国家级两化融合贯标试点企业……

近年来,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传统产业,云南有色金属矿山采选、冶炼加工环节的生产方式也在发生着改变,产业自动化、智能化转型升级步伐逐步加快。据了解,截至目前,云南全省工业企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、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分别超过70%、55%。

江西也积极推动数字赋能、智慧生产,为1.7万家企业“一企一档”建立数字化水平档案,优化数字化转型支撑服务,组织1097名数字专员入企服务4万余次,形成覆盖工业企业的服务体系,为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提供了服务保障。

节能降碳,提效增“绿”

化工产业是湖北传统优势产业和支柱产业。在位于宜昌的湖北三宁化工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三宁化工”)园区,60万吨乙二醇项目巨大的塔台及罐体成为一江两岸最壮观的建筑物。“这个项目是公司主动调整产业结构、改善和优化原料组成、推动产品结构和质量升级的绿色转型工程。”三宁化工总经理殷银华介绍,通过改造升级,三宁化工建成湖北首个5G智能化工厂,实现了由传统化肥向精细化工、新材料的转变。

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厅相关负责人介绍,全省通过扎实推进“万企万亿技改工程”和“技改提能、制造焕新”三年行动,引导支持化工企业抢抓精细化工、新能源电池、新材料等风口,统筹实施搬迁改造与技术工艺更新、智能制造、绿色制造、入园集群发展,实现化工产业搬新搬绿、蝶变升级。

江西加快建立绿色制造体系,大力推进绿色工厂、绿色园区建设,培育绿色产品和绿色供应链企业。同时,加强重点耗能企业能源管理,鼓励引导企业主动实施节能技术改造,推动传统产业提升能源利用效率。

“‘十四五’以来,江西规上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累计下降9.5%。”江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厅长应炯说,全省累计创建绿色工厂346家、绿色园区55家、绿色供应链管理企业9家。

“我们要认识到因地制宜发展新质生产力不是一刀切、一头热地只关注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,钢铁、煤炭、石油、纺织、化工、水泥等产业是传统产业,也是我国基础优势产业,更是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升级的战略基本盘。”北京理工大学副研究员、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融合发展研究基地副主任尹西明认为,一方面,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为新技术应用提供了海量的应用场景,能够加快新技术新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;另一方面,传统产业借助数字化、智能化、绿色化技术实现智能化、高端化、融合化发展,也能够推动新产业、新业态和新模式不断涌现。

传统产业不代表落后生产力。发展新质生产力不是忽视、放弃传统产业,而是以新技术让“老树”发新枝。“传统产业进一步突破低端产能过剩、高端供给不足、产业基础能力薄弱等相关瓶颈问题,需要从原来投资驱动、规模取胜,向创新引领、质量取胜的发展思路转型。在持续巩固传统业务优势的基础上,加快生产结构优化和管理效能提升,同时进一步发挥应用场景丰富的优势,引进借力新技术,赋能产业焕新。”尹西明建议。

风物长宜放眼量。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,是主动适应和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战略选择,是提高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的重要举措,是推进新型工业化、加快制造强国建设的必然要求。传统产业改造升级也能发展新质生产力。当前,我国正大力推进新型工业化,更多的数字化、智能化、绿色化技术正在不断创新发展和广泛应用。面向未来,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必将焕发更多生机与活力,为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,深入推进新型工业化贡献更大力量。